集团核心

集团核心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全国不少行业几乎完全“停摆”一月有余。面对有史以来涉及面最广的停工停产,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但中国经济在疫情防控期间所表现出的韧性,也是前所未有的。这种韧性源于此前发展的成果,更是今后发展的基石。因此,未来的高质量发展,更需要保护这种韧性,尤其要保护维持经济韧性的生产要素和发展环境。

  疫情防控中,中国经济展现出了多方面的韧性。

  首先,是巨大的制造业生产能力在应对疫情救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月23日武汉封城,紧接着全国陆续进入人员停止流动、(非必需必要)生产几乎完全暂停的静止状态,这时武汉需要大量救援物资和医疗设备。在这种情况下,要在最短时间内生产出数倍于平时的口罩、防护服、消毒用品、生物医学试剂等大量物资。这对于国家经济是一项巨大考验。在春节放假期间,国家在较短的时间内,组织这些领域的企业进行生产,并通过各种途径扩大生产规模,积极寻找类似原材料代替。这正是得益于中国经济在纺织、化学品和仪器制造等传统制造业领域具有的巨大产能和多样化的替代产品,在应急救援中体现了中国经济的巨大产能和多样化韧性。

  其次,屡创奇迹的建筑业在应急救援中体现了中国速度。当日常运输停止、医院极度紧缺的情况下,武汉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建设多所大型医院。为了建设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鄂钢贸易公司和武钢物流急速抢运钢材,风神物流等各类大型物流公司紧急增援,各类大型机械设备、箱式板房、机电安装物资陆续送达,上万工人日夜奋战。再次创造了中国建筑业的奇迹。

  第三,居民生活方面,快速物流和线上业务保证了居民日常生活需要。防疫期间的所有服务业处于停止运行状态,尤其是线下购物难以正常进行。从居民生活供应需求出发,中国邮政、顺丰、京东等13家企业开通了救援物资的绿色通道,线上购物和快递业务发挥了巨大优势,不少人的日常生活必需品得到了保障。充分体现了近十年来快速发展的网络购物、电商平台和迅速成长的快递行业在经济中的作用。

  第四,完整的产业链在应对疫情中,表现出了应有的强韧性。完整的产业链一直是中国经济的核心竞争力。疫情防控不但需要在最短时间内供应大量应急物资,还要以最快的速度组织所有生产要素、保证产品供应的各个环节。这就要求建筑施工、建筑材料、纺织、化学品制造、医药卫生制造、各种运输等行业之间的协作,以及产品多样性之间的相互替代。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不仅产业巨大、产品和中间品种多样,而且各种制造业在空间上分布较为均衡,针对不同疫情地区,空间上可以进行迂回和重组,在全国范围内组织调配。体现了生产总量、产品多样化和空间组织能力的全面协同。

  还有,不得不提出的是,战“疫”如同战争,广阔的国土空间成为抗击疫情的纵深地带。中国地区经济类型较为丰富。当疫情发生时,疫情较重地区经济陷入困境,不仅物资支援需要从外地调运,武汉等地的经济运行和城市运转更需要其他地区的大力支持。截至2020年2月底,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医疗队人数达38000人,分布在湖北各城市;蔬菜从云南、河南、山东等地运往湖北;广西、云南、广东运往湖北的水果占到52%;河南和黑龙江紧急调运储备粮食;西藏向湖北提供2000吨天然饮用水和60吨藏猪肉;河北和贵州提供了大量副食品。

  与此同时,全国大量企业仅是复工较难,并没有因为与湖北的关系受到影响。在2月1~11日全国的企业调查中,32。60%的受访企业认为不会受湖北经济停滞的影响,销往湖北市场产品的企业仅占11。96%,重要客户来自湖北的企业也仅有9。66%;尤其是制造业基本不受湖北影响。正是基于中国中西部地区经济实力的提升,各地都有能力为疫情防控提供支持,而且不受空间距离的限制。

  疫情过后,如何保护经济韧性、维护稳定增长,是一道必答题。

  如何保护已有的发展韧性,是保持可持续稳定增长的主要任务之一。

  笔者认为,首先要保护完整产业链,进一步建立现代经济体系。产业链成了中国经济竞争力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有的地方为了追求经济发展的“高大上”,过于注重提升高端产业,而忽视了所谓的低端产业,打破了完整的产业链,将可能导致经济失去竞争力。因此,要保护经济增长的韧性,就需要提升传统产业的生产和技术水平,以及创新能力,充分利用现有完整产业链,提升竞争力。

  第二,应该保护企业利润空间应对意外冲击。这次的疫情防控,企业大面积停工停产,大量企业陷入困境。其中,除了员工返工率低以外,经营成本上升、资金周转困难是最主要的障碍,尤其是中小微企业资金链极为紧张。由于资金周转取决于营收速度和支出与收入比例,因此,无论资金周转还是成本上升,在生产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根本上仍取决于企业的利润空间。如何通过降低成本、减少疫情防控的额外成本,是保护企业利润的有效途径。

  第三,应提高劳动者的公共服务,保持中国劳动力优势。疫情防控中尽快复工复产的重要环节是,保证人员的返工率。但是,调查显示,目前的复工率仍然不高。尤其是农民工返城受到了多种因素制约,劳动力短缺给企业复产带来极大影响。这期间除了疫情管制外,还与很多农民工仍然不能享受到稳定的社会服务和公共服务有关。在中国人口红利越来越薄的情况下,政府和社会应该大力保护劳动者的基本权利,提供平等的社会地位和法律保护。保护劳动者的积极性,既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需要,也是保持中国经济竞争力的需要。

  第四,进一步平衡地区发展,提升经济发展的空间协调韧性。为了解决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以城市群为空间载体的区域格局正在形成。尤其是成渝城市群和长江中游城市群,正在成为人口和经济聚集的重要增长点;成渝城市群经济增长在12个主要城市群中居首位;长江中游城市群经济份额的提升速度仅次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城市群。

  因此,进入新时期,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不仅要通过都市圈推动城市群的形成,更要注重成渝、长江中游城市群以及关中等区域级的城市群成长;改善中原城市群、海西城市群、哈长城市群、关中城市群、北部湾城市群和山东半岛城市群的发展环境,不断聚集要素,增强自身对地区经济的引领,扩大经济的空间协作能力,提高经济发展的空间韧性。